您现在的位置: 天门市纪委监委 >> 理论研究 >> 理论纵横

搞“隐秘聚会”,查你没商量!

发布时间:2016/3/18 来源:tmjjjc3 点击: 字体显示:
  王岐山同志在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工作报告中强调,“对不收手、不知止,规避组织监督,出入私人会所,组织隐秘聚会的一律从严查处,对参加聚会的要找本人谈话,令其在民主生活会上作出深刻检查”。这为今年纪检监察机关监督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纠正“四风”明确点了题、交了任务。

为何剑指“隐秘聚会”?

“有些干部聚在一起,搞个同乡会、同学会,一段时间聚一下,黄埔一期二期三期的这么论,看着好像漫无目的,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结交情谊,将来好相互提携、互通款曲,这就不符合规矩了。”2015年1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严厉批评了不合规矩的“隐秘聚会”现象,并提出明确要求,“这种聚会最好不要搞,这种饭最好不要吃”,“小圈子里的人”终究会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

“隐秘聚会”危害有多大?我们可以从近年查处通报的中管干部情况来看一看。2015年8月1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江苏省委原常委赵少麟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其中“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纵容其子开设私人会所,并多次在私人会所宴请有关领导干部”尤为扎眼。据相关媒体报道,赵少麟父子利用私人会所,大肆组织“隐秘聚会”,拉拢腐蚀、罗织关系,培植人脉、打通关节,害了一批党员领导干部。

另外,在诸如吕锡文、艾宝俊、周本顺、何家成、谷春立、王敏、万庆良等多名中管干部的处分决定中,均有“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出入私人会所”的情节,可见其贻害之巨、荼毒之深。

这些党员领导干部出入私人会所干什么?很显然,多数是参加各种形式的“隐秘聚会”。上述案例显示,“隐秘聚会”和“私人会所”往往关联紧密。隐蔽与私密,是二者的共同特性,在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持续贯彻、纠正“四风”高压持续加大的形势下,一些动机不纯的党员领导干部更加在意活动的私密性,逐渐把吃喝交际转入地下,使会所逐渐成为见不得“阳光”的藏污纳垢之地。

“会所中的不正之风是滋生腐败的温床。”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范柏乃这样表示。在私人会所聚餐,助长奢靡之风、滋生腐败行为,而隐秘聚会,往往会在吃喝玩乐背后,为“团团伙伙”、非组织活动、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严重违纪问题提供土壤和温床。

正党风、扬正气,必须剜除这一危害巨大的“作风毒瘤”。2013年12月22日,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和中央纪委就曾联合发出通知,严肃整治“会所中的歪风”。2014年1月,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明确要求严肃查处党员领导干部到私人会所活动问题。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在回顾上年工作时,对查处领导干部出入私人会所给予肯定。今年的六次全会报告,更是将严肃查处“出入私人会所,组织隐秘聚会”,作为重点任务进行部署,发出强有力的动员,表明了中央对该问题的高度重视和严肃态度。

“隐秘聚会”踩了哪些“红线”?

纪律禁止的,就是不利于事业发展的,就是我们党坚决反对的。

今年元旦正式实施的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即对“私人会所”“隐秘聚会”作出了相关禁止性规定。

“违反有关规定出入私人会所,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对于党员违反规定出入私人会所,《条例》第八十七条明令禁止,并要求党员不得“违反有关规定取得、持有、实际使用运动健身卡、会所和俱乐部会员卡、高尔夫球卡等各种消费卡”。

《条例》中虽未直接提到“隐秘聚会”,但已对相关行为划定了“纪律红线”。比如,党员不得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或者旅游、健身、娱乐等活动安排”,不得“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用公款支付的宴请、高消费娱乐、健身活动”,党员领导干部不得“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

上述禁止性规定就与六次全会点出的“隐秘聚会”存在许多关联。举例来说,有的“隐秘聚会”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有的“隐秘聚会”可能由一些单位或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