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天门市纪委监委 >> 廉政教育 >> 警钟长鸣

“讳疾忌医”的医院院长

发布时间:2019/9/25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 字体显示:

“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最终打败自己的也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这是湖南省长沙市第四医院原党委委员、院长段晓明以身破纪、以身试法付出惨痛代价后的幡然悔悟。9月20日,段晓明涉嫌受贿案一审开庭审理。

段晓明,男,1963年出生,医学博士,曾任衡阳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院长,长沙市中心医院党委委员、院长,长沙市第四医院党委委员、院长。2018年10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段晓明被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段晓明违反政治纪律,干扰巡视巡察工作,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廉洁纪律,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经营或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亲友、特定关系人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违反组织纪律,违反议事规则,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单独或伙同家人和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巨额财物。

听不得逆耳之声,“疾在腠理”不自知

尽管家境贫寒,但段晓明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他说“我的家庭从祖父辈就饱受党的恩情”,因此他从小就立志成为有用的人,为党和人民奉献一切。但随着面临的诱惑越来越多、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他与自己的初心渐行渐远,最终彻底背离。

“我的前半段人生可谓顺风顺水。”段晓明说,他大学毕业后进入医院工作,后来又考上硕博连读研究生。毕业后,他没有继续进行学术研究,“自己功名思想太重,所以选择了行政道路。”

拿到博士学位的段晓明回到医院后,多次被破格提拔,从科室主任、副院长,到党委书记、院长,仅用了5年时间。“担任衡阳市中心医院院长时,他才40岁出头。”审查调查人员介绍,仅一年,他又作为优秀人才被选调至长沙市中心医院担任院长。

“自认为比别人有能力,比别人有见识、有眼光,听不进意见。”段晓明在忏悔书中这样分析自己。

据介绍,担任长沙市中心医院院长后,他的年度测评结果并不理想,但他不以为然,没从自身找原因,更没有反省和纠正自己在工作作风、工作方法方面存在的问题,反而怨天尤人,认为自己付出太多、回报太少。

2009年,他到长沙第四医院担任院长后,更加听不得逆耳之声,身边同事对他的普遍印象是“喜欢搞一言堂”。审查调查组也查实,仅2014年至2016年间,他就多次违反议事规则,以院长办公会等方式,按照自己的意愿研究通过重大项目,将医院年度釆购设备、重大项目建设等指定给亲属或特定关系人承揽……

“但彼时的段晓明任由‘病毒’侵蚀、蔓延而不自知,还经常以协调工作为名,在高档饭店安排宴请,为自己拉关系;出入会所,违规接受商人老板的宴请和红包礼金。”审查调查人员说。

把控项目为敛财,“病在肠胃”任发展

“自己为组织作了贡献,认为功可以抵过,违纪了组织也会包容我”,这是段晓明为自己违纪甚至违法犯罪所找的“心理安慰”。

自恃劳苦功高,觉得医院取得的成绩都归功于自己;自以为手段高明,一切都做得很隐蔽,组织难以查处……段晓明在这般“自信”的支撑下,肆无忌惮,用手中的权力疯狂敛财。

在其贪腐之路上,其妹段某春和情人彭某扮演了重要角色。

2011年,段某春挂靠多家医药公司,向长沙市第四医院销售药品。段晓明利用职权向下属打招呼,在药品的进院审批、药价调整、药款结算等方面提供帮助。几年间,其妹从中获利800余万元,段晓明与妻子则心安理得收下了妹妹的巨额“谢意”。

在段晓明的帮助下,彭某不仅挂靠药品公司向长沙市第四医院销售药品,还与他人合作向该院销售多种医疗设备、承接急诊楼声光电改造及手术麻醉信息系统等项目,从中获利数千万元。段晓明则与彭某一起收受医疗设备经销商、项目工程承包商奉上的数百万元好处费……

“他一手把控了医院药品、医疗设备、耗材采购及基建项目等,连保安和物业保洁服务项目都不放过,甚至叫停医院已公开的招标项目,只为让‘熟人’中标。”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段晓明俨然把医院当成谋取私利的“自留地”。

“为避免被查处,他自己通常不出面,主要是由其妹妹等特定关系人出面经办具体事项……”长沙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段晓明试图以看似隐蔽的“套路”掩盖其违纪违法事实,但实则是掩耳盗铃。

“玩小聪明、心存侥幸,真是愚不可及。”谈及其所作所为,段晓明这样评价自己。

干扰巡察对抗审查,“病入膏肓”难自医

2018年7月3日,长沙市委第三巡察组对该市第四医院开展专项巡察。巡察组进驻后,他以对接工作为幌子向部分科室负责人打探巡察谈话内容,并要求他们不要透露其就药品、设备采购和基建项目等事宜打招呼的情况。巡察组向该院党委交办信访件,要求限时办结,他却公然在院长办公会上决定此事不提交党委会讨论,并对巡察组的多次督办故意拖延、敷衍。

后来,感觉自己问题败露,段晓明一方面安排彭某退还收受的部分钱款,一方面同相关人员进行串供。2018年10月18日晚上8点多,在市区一条相对僻静的道路旁,借着夜色的掩盖,一辆车在此停留许久,车中坐的就是段晓明和其妹段某春。他正向段某春“面授机宜”,让她否认在长沙市第四医院做过药品业务,并转移名下资产、更换车辆和手机……

在段晓明看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殊不知,百般掩饰皆为徒劳。第二天,他便被采取留置措施。

在接受审查调查初期,他将自己被查处归咎于在医院改革中得罪了人被举报,心怀怨恨,同时又暗藏侥幸心理。经审查调查人员耐心教育引导,“讳疾忌医”的段晓明才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贪腐之“病”已入“膏肓”。“自己已经犯下了大量触目惊心的错误,已经违法犯罪,我痛心疾首、悔恨交加。”此时的他方才悔悟,悔不该自以为是,悔不该利欲熏心,悔不该忘乎所以……

2019年4月,段晓明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4名涉案人员被一同移送。 (本报通讯员 甘艳)


{tukucms} 本页采用图片库CMS站群管理系统创建! {/tukucms}